茄子丝瓜豆奶泡泡

  

一矛飞甲

“怎么是个哑巴?”大营中,褐色面具人低声抱怨道:“这年头,真他**的谁都不靠谱”

前来挑选人手的深黄色面具人,在观摩包括楚云升在内的十个新面具人的表现后,竟没一个面具人肯要楚云升。

这回倒不是因为他是个“哑巴”,而是楚云升的面具上土元气能量一入体内,便消失于无垠,举起盾牌没有土元气的防护力,端起长矛没有土元气的厚重的打击力。

他连盾牌和长矛上的土元气能量都控制不住地吸收了。

没人会要一个战斗力不强的陌生人作为部下,其他九人很快被分配干净,最终只剩下楚云升孤零零地站在场地上,谁也不肯要。

“老孙,哑巴归你们队了”褐色面具人想了半天,直接强行指派道。

被点到名的深黄色面具人,是个轻微跛脚的男人,不知道是先天的,还是在厮杀中遗留的,总之他现在正苦着脸。

土雕面具的神奇之处便是在这里,它既不呆板,也不固不可变,随时会随着人脸的表情变化而变化,如果眼神再好一点,甚至能从面具上看出背后人脸的摸样。

褐色面具人摆了摆手,道:“就这样定了,你们是治安队,凑乎着用吧。”

老孙见他语气不容商量,推却不掉,转了转眼珠,道:“督队,人手增加了,您也给我们拨点物资吧,兄弟们手上的武器盾牌,有的已经很多天没有能源更换了。”

褐色面具人立即连连摇头,道:“没有,没有这破事别找老子,找后勤去,再说你们暂且也不用上战场,将就将就”

说完,他竟然急匆匆地逃也似地离开,因为其他深黄色面具人也用同样的目光看着他。

土元气能源严重不足

楚云升暗忖,看似十分强大的西璧植物林,实际上的形势大概也已经到了内忧外患的严重地步。

老孙讪讪地摸了摸面具鼻子,打量了楚云升几眼,叹气道:“哑巴,你来得不是时候啊,咱西璧风光的时候,你是没赶上……跟我走吧。”

……

楚云升利用“职务之便”,一直努力寻找离开这里的途径,甚至已经绘制了一张地形图,但他必须找到一个出林的门路,以他现在的能力,无法强行闯出植物林。

他的任务也很简单,每天和老孙的十五名手下,轮流排班在这片“丛林城市”中进行治安巡逻。

说穿了,就是阳光时代的治安巡警一类的活,不过好歹也算是西壁的“公务员”,有免费的住处,有固定的食物补给,到月还有已经通货膨胀到已经不像话的土币薪水。

但不管是正规交易的市场,还是这里居民的黑市,没人喜欢这种没谱的货币,最坚挺地“货币”,依旧是“无坚不摧”的食物

货币制度的崩溃,并非源于西璧高层滥制行和不能挂钩相等值的食物基础,而是源于东璧的大量假币的流入。

这种据说只有壁主才能制造的土币,是导致东西两大璧主矛盾的导火索之一。

楚云升对这种临时金融类措施丝毫没有信任感,早在金陵城的时候,他就见识过,他始终相信的只有食物交易。

哑巴也不是一点优势也没有,无法说话的境遇,让他很快就被老孙的队员融为一伙,他们主业是巡逻,私底下却从事着各种“非法”勾当。

丛林城市的一个阴暗的角落,老孙点了点人数,压低声音道:“老规矩,抽三成的份子这帮孙子从外面带回来不少好东西,别让他们骗了,谈不拢,就给老子抄了他们”

“老大,听说这批人有火能人罩着,怕不是那么好对付吧?”一个瘦瘦地,和楚云升一样淡黄色面具人,担忧地提醒道。

“如果不是有火能人罩着,老子他**地抽他七成这可是咱们9队的地盘,这帮孙子连个招呼都不打,就在这里做生意,这是踩老子脸,踩你们的脸,不制制他们,以后这片地面上,还有谁服我们?”老子揉了揉鼻子,骂骂咧咧道。

“成,听老大的哑巴,你跟我们几个守后门。”瘦个面具人一咬牙,朝楚云升挥了挥道。

楚云升哭笑不得,进入黑暗时代,他和无数个部门合作过,无数种人合作过,有着各种各样的身份,有的甚至他都不记清了,但这种披着合法的外衣,靠收取保护费养家糊口地勾当,还是图箓的身法,配合自己二元天巅峰的身体机能,与之对抗,试图逃跑。

没有元气,他连那只弓无法取出来应付一下。

只是一会的功夫,火能人乘着金甲女人和他纠缠的功夫,立即封住了楚云升的退路。

面具人虽然没有参与对楚云升的包围,但他们也不敢帮助楚云升,全都站在一边纠结观战,好歹楚云升也算是他们的人。

楚云升很快就看清了形势,火能人只封他的退路,不参与攻击,虽然他不明白是为什么,但他仍旧面临着生死之境

金甲女人的攻击丝毫没有只是简单试探的味道,而是招招毙命,只要他稍有疏忽,他毫不怀疑她会立即刺穿自己的咽喉

逃不掉,就拼死杀

楚云升一贯如此,先逃,而后死战

他将所有注意力集中在修改过的九章图箓身法上,调动全身地力量,最大化他现在唯一地优势——度

但楚云升出奇地没有选择攻击金甲女人,而是如狂风暴雨地攻向守着大门的其中一名火能人,在没有元气的情况下,他十分清楚自己不是此人的对手。

他从来不墨守陈规,一向选择出其不意的打法。他宁愿将后背暴露给金甲女人,拼着受到重创的危险,也要一举击溃挡在他去路上的火能人。

楚云升的度极快,虽然枪法很烂,但在度掩盖下,只能看见长矛凌厉的残影

三名火能人齐齐使出火能量攻击,一举轰飞楚云升。

那名一直被攻击地火能人,不敢置信地摸了摸了脖子上的血痕,刚刚,只差那么一点点,他竟然就被一个新来的面具人刺穿了脖子?

这一飞,楚云升将无数次厮杀的经验,将九章图箓的身法,将二免费视频软件黄元天巅峰的身体,邹然之间,全部运用到了极致的极致

身边空气地流动、元气地斡旋、身形的阻力,每一处他都精心地利用。

电光火石之间,他以不可思议地动作,凌空调整身姿,一矛穿云

噗嗤……铛

以及周围一声声惊呼……

楚云升的肩头血淋淋地刺穿着一只长矛尖,而另外一边,楚云升的长矛铿锵击飞金甲女人的头盔面罩,寒光毕露地架在她的脖子上

金甲女人微微皱起眉头,摇头道:“不是他……韩晓,给他养伤费。”

^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

';